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纯子杀人
?????杨晨东的话一落,一旁的杨二和杨五就嘿嘿笑着向木村吉田和池上身旁走去。
??????以两人的功夫,完全可以做到出手伤其内脏,但在表面上绝对不会让别人看出一点伤痕来。
??????“啊!啊!痛!疼...”
??????很快,地下室中就传出了木村吉田和池上两人痛苦的嚎叫之声。在杨二和杨五面前,两人所谓的自尊被任意的践踏着,未用多久,便是屎尿齐流,污浊的气息充斥着这片地下室。
??????杨晨东轻捂着口鼻,一边转身向上走去,一边说着,“好好招待他们,什么时候他们招了,认了再禀告给本少爷知晓。”
??????纯子是跟着杨晨东一起来到了地上,但此时她却有些魂不守舍。显然她也是不相信日本国会派军队来侵犯大明的。此时的日本虽然说还是以天皇为首,但因为将军足利义政权势过大,很多事情并非是父皇可以一言决断的。
??????内部不稳,何谈向外扩张呢?更不要说挑选的又是强大的明朝。
??????如果说日本向朝鲜这样的小国下手,纯子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日本的地理环境注定着他们想要有所成就的话,那就必须要走去出。可怎么选也不会选大明的呀?
??????但杨晨东却说,日本武士突袭了天津卫,这又如何解释?在这样的事情上,想必此人是不会信口开河的。
??????纯子心中没有了主意,与杨晨东分开之后即找到了护卫长小林,将刚刚在地上室中看到的事情说了一个清楚。
??????小林也被纯子带来的消息给震到了,“公主,不会是假的吧?公主殿下还在大明,虽然没有暴露身份,可如果一旦开战的话,怕是您的身份也就很难在隐藏下去了,这样做岂不是将公主置于不利地位吗?”
??????“不!你不了解天皇,为了日本,我的牺牲根本算不得什么。”纯子苦笑得摇了摇头。日本原本就是一个男尊女卑的国家,在那里,男人就是天,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女人完全属于一种附属品的存在,甚至在上层社会,还游行着互送女人的传统。而一切事情只要符合利益的话,便是将自己年轻的女儿送给一个糟老头子都是很正常的。
??????“可是...那我们逃吧。”小林还想说些什么,比如说连亲情都没有了,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但终是没有说出来,天皇的身份远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可以去质疑的,所以他还是决定带着公主逃走。
??????即然大明与日本开战了,以纯子公主的身份留在这里,是丁点的好处也没有。一旦身份暴露的话,怕是接下来就会成为最大的人质,过着连狗都不如的生活也是有可能的。
??????“逃?就凭着我们是日本人这一条,你认为现在我们还能逃到哪里去?怕是一出了杨家庄就要被人给抓到了吧。”纯子摇着头,相对于不熟悉的外面,杨家庄反倒是极为的安全。
??????“可是留在杨家庄中,难保忠胆公为了邀功不会对我们做出什么。”小林担忧的说着。
??????“不会的,忠胆公不会的。”说到这里的纯子想起自己与杨晨东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便很有信心,可最终还是找了一个借口说道:“我们只是商人的身份,如果想的话,他早就做了,这么长时间无事,现在也不会有事。就是担心一旦木村吉田和池上说出了本公主的身份,那就...”
??????就什么,纯子没有继续的说下去,可看的出来,她是一脸的担忧。
??????“公主殿下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去地下室结果了他们。”小林一脸的坚定之色。
??????“不!不行。”纯子又摇了摇头,“你去的话,如果一旦失败,怕是忠胆公会怪罪于你,甚至杀了你都是有可能的,还是...我去吧。”
??????纯子似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的说着。她想的是,就算是自己失手了,被发现了,凭着自己的美貌,外加与杨晨东之间的情谊,对方也不会将自己如何。
??????“可是公主殿下从来没有杀过人呀。”小林听后担心的说着。
??????“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纯子摇着头,然扣看向小林,“小林君,我知道你有一把随身的匕首很锋利,拿给我好了。”
??????“这...好吧。”小林不敢违抗公主的命令,最重要的是,这样做的确是隐藏身份的最佳手段,当下便答应了下来,由腿部抽出了一个闪着寒光的匕首交到了纯子的手中。
??????杨晨东出了地下室就来到了书房,没过一会,杨二就走了进来,“少爷,纯子小姐去了地下室。”
??????“哦?她没有发现你们吗?”杨晨东没有丝毫惊讶的说着,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纯子怕身份暴露,有人拿她公主之身做什么文章,所以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杀人灭口。
??????“没有,我和杨五躲的很隐蔽,现在杨五在盯着呢。”杨二瓮声瓮气的回答着。说起来,他不仅身材高大,便是说起话来时也是声音如雷,往往会吓人一跳。为了这件事情,杨晨东没少提醒他,以至于在见到六少爷的时候,他不得不用假声说话。
??????“好,那就去看看戏。”杨晨东笑着站了起来,直向书房之外而去。
??????地下室中。纯子手握着锋利的匕首,忍受着难闻的气味来到了已经倒在地上晕死过去的木村吉田和池上的面前。
??????经过杨二和杨五一番折腾,这两位早就是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这一会晕的死沉死沉的,便是纯子来到近前,亦是没有丝毫的警觉。
??????看向着这两位同胞,同时还是父皇极为头疼的足利义政大将军的心腹手下,纯子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们怎么敢如此大胆,突然向大明兴兵呢?岂能不知道,如今的大明非是日本国可以招惹的起,这根本就是在招祸呀。
??????想着正是因为他们的错误判断,很可能将日本引入到战争中来,大力的消弱国力,纯子愤恨之下就举起了手中闪着寒芒的匕首,随后向着距离他最近的有木村吉田胸口猛然的刺了过去。
??????“噗嗤!”
??????匕首入体,仅仅是传来一道闷声之后,木村吉田即一命呜呼去见了天皇。
??????一刀结果了一人之后,纯子似乎来了兴趣,也忘记了害怕,又是举刀向着另一个护卫长池上的心脏处刺了过去。
??????“噗嗤噗嗤...”似乎是怕杀不死对方一样,愤恨之下,她是连捅了数刀,最终将两人杀的不能在杀,鲜血也喷到了她的脸上和衣衫上,但对此她似乎是毫不在意一般。
??????直到确认两人已死,这才托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向着地上室的出口走了出去。而这发生的一切,都没有任何人阻拦,似乎是神不知鬼不觉一样。但纯子并不知道,在地下室的一旁,有一个非常隐蔽的房间。那里看似有一个土墙,但实际上不过就是伪装之物而已,那里有一面高于现在几百年之后的双面透明玻璃,由那里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地下室中发生的一切,由里向外看确没有任何的异常。
??????“录下来了吗?”杨晨东看着已经不是第一次摆弄着摄像机的杨二出声问着。
??????“少爷,都录下来了,按您的意思,我还特意录了几个特写,将纯子杀两名日本使者的一幕清晰记下。”杨二似是表功的说着。
??????“很好,安排人把东西送给高雄团长,然后让他安排人送到日本国去,记住一定要亲送到足利义政的手中。”杨晨东一脸自信而言着。对日本他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好印像。收拾他们是早晚的事情。而在此之前,为了自己的目地更加容易达到,使其内讧就是最好的方法之一。相信有了这个实实在在的证据,足利义政便可以借此向后花园天皇发难,日本内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到时候纯子想不站在自己这一边都是不行的。
??????说起来,从知道了纯子的身份后交将其留下来,杨晨东一直就有着计划。且一步步还顺利的推行着,直到现在,终于有了回报,有此录影为证,不愁日本不内乱,那时他的机会就来了,甚至还可以以支持纯子复国为由,以大义向日本发兵。介时,占领整个日本使其重新的归宗归祖也亦不是什么难事了。
??????纯子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相反,在杀了人之后还以为没有人发现她,回到了房间后很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去了学院,当真是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丝毫没有第一次杀人之后的种种后遗之症和不适感。
??????杨晨东同样也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纯子杀了木村吉田和池上的那一幕已经被完好的记录了下来,不仅如此,他还拿到大仓中进行了拷备,随后拿出了一个复制品以及一个可以播放影片的平板电脑,到时候只需要拿到日本国播放出来,想必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也等于他递给了足利义政大将军一把屠刀,让他可以高高扬起,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