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姨,这都是因为我小时候被你调教的好。”

贺枫嘿嘿的笑道:“这三套房子,是我送给袁姨七十岁的生日礼物。

袁姨,你可得收下啊。

以后,你和孩子们,也该过些好日子了。”

“生日礼物?”

袁姨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好好好,这个礼物,我可以收下,这样孩子们也能住得舒服一些。

小枫啊,你有心了。”

“袁姨你喜欢就行,要是觉得住五楼六楼不习惯,我们也可以换成别墅去住的。”

贺枫笑着说道:“另外,刚刚那两个年轻女孩子,我会让她们住到四楼去,专门照顾孩子们,这样袁姨你也能轻松很多。”

“啊?

让别人照顾孩子们,不太好吧?”

袁姨有些不太放心让别人照顾孩子们。

“袁姨你放心吧,这两个人都是经过重重筛选考核,才有资格来照顾孩子们的。

一般人啊,我也不会放心让他们照顾。”

贺枫轻笑着道。

这二人都是姬新雨的心腹,做事细心又体贴,再加上有些功夫,贺枫确实放心。

“哦,那就好!”

袁姨这才放心。

但马上,袁姨又想到了一件事,“那孩子们读书的事情呢?”

“袁姨,这个你也不用担心,幼儿园、小学,我都全部解决了。

至于以后小丽他们读中学的事,我也会想办法解决的。”

贺枫说道:“另外,在小区的外面,就有菜场、超市,方便的很。”

“那就好!”

见贺枫安排得这么妥当,袁姨眼里终于露出了一抹轻松之色。

她这大半辈子,都守护在聚乐福利院,拉扯大了上百个孩子,没有得到过有关群体的半分钱资助,只有个别好心人会稍微捐赠点钱财与物资。

可以说,她这一生的精力,几乎都倾注在了孩子们的身上。

她不累吗?

累!但是,她从不会喊出来,而是咬牙坚持着,因为身边还有着十几个小孩都没长大。

哪怕现在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她也将之抛诸脑后,没去在意,而是一门子心思的继续照顾孩子们。

而今天,贺枫给福利院准备的三套房子,还找了两个贴心的年轻女孩照顾孩子们,并且又能赚那么多钱……袁姨感觉肩膀上的担子,仿佛一下子被卸了下来。

格外的轻松!“小枫哥哥,楼下好像有争吵声。”

这时,感应灵敏的凌微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向贺枫说道。

闻言,贺枫走向窗边,看向下面,便看到一对中年夫妇,正牵着一条泰迪狗站在路边。

而那中年妇女,正指着小明大声呵斥,甚至还想动手,却被照看着小明他们的女孩给拦住了。

“羽毛,我先走楼梯下去,你带着袁姨他们坐电梯下去。”

贺枫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转身就朝着门外跑去了。

“羽毛,是不是小明他们闯祸了?”

袁姨也看到了下面的情况,顿时担心的询问道。

“袁姨你别担心,小明没有闯祸,是那对夫妇在找麻烦,我们下去看看。”

凌微羽说道。

“走走走,快去。”

袁姨很是担心,连忙快步走出了屋子。

此时,在七栋楼下的小道上,一名中年妇女正指着小明呵斥道:“你这是哪户人家的小孩啊,太没教养了吧,竟然踢我的狗,你知不知道我这狗多贵,踢伤了它你赔得起吗?”

中年妇女四十多岁的样子,虽然穿着一身简单的家居服,但布料都是蚕丝织成,价格不菲。

她手腕上还戴着一个绿油油的玉镯,脖子上挂着粗壮的金链子,一看就知道家庭条件很好。

在她身边的中年男子,则是一脸淡漠的看着,没有插嘴的意思,但看着小明的眼神,时不时的就会流露出一抹鄙夷。

在他们二人的后面,一只棕色的小泰迪正在草丛中玩耍,看起来没有丝毫的不适。

“明明是你的狗先吓到了我,我以为它要咬我,才会踢它的,你凭什么怪我。”

小明躲在姬新雨安排过来的一名年轻女孩后面,大声的喊了一句,并没有多害怕,他的胆子在这些孩子们当中,可以说是最大的。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有人护着他。

姬新雨安排过来的两个年轻女孩,是一对姊妹,姐姐叫白霜、妹妹叫白雪。

俩人都很年轻,一个二十三岁,一个二十二岁。

白雪皱着眉头说道:“这位阿姨,你……”“你叫我什么?

阿姨?

我有那么老吗?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你们还真的是一家人,都是这么的没教养、没素质。”

白雪才刚开口,就被中年妇女给愤怒的打断了,一脸质问的指责她说道:“你们是怎么进星苑小区的,是这里的业主吗?”

“你……”白雪面色一怒,就欲发火,却被白霜给拉住了。

白霜淡淡道:“我们是不是这里的业主,没必要向你解释。

但刚才确实是你的狗吓到了小朋友,所以才会踢它。

不过,小朋友的力气并不是很大,你的狗虽然被它踢了一脚,但并没有受伤,你又何必再咄咄逼人?

况且,你似乎连狗链子都没拴吧?”

“哼,我没拴狗链子又怎么样,如果你们不是这里的业主,那你们有什么资格进入小区?

在物业那边登记清楚了吗?

要是没登记的话,就算我的狗咬死了你们,那都怪不了我。”

中年妇女冷哼了一声,“幸好我的狗没有被踢伤,不然你们以为我还会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

不过,就算我的狗没受伤,那个小杂碎也必须要向我的狗道歉。”

“小杂碎?

向狗道歉?”

听到中年妇女的话,饶是白霜,脸色都冷了下来。

这中年妇女太过分了!“赶紧道个歉吧,别耽误我们时间,我今天还要赶到区委开会呢。”

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再耽误时间的话,我只能打电话给物业经理,让他们来处理了。”

闻言,白霜不由皱起了眉头。

就连白雪,也感到憋屈。

她们都很聪明,从对方的言语中,她们能够猜测得到,对方很可能是个官。

而且能到区委去开会,官职应该还不小。

要是因为这么点小事,而惹出大麻烦来,她们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向帮主那边解释。

……“看来,只能是请贺先生下来解决了,他能力那么强,连帮主都被他降服了,他肯定有办法的。”

白霜心里想着。

她脑子里刚想到贺枫,便看到贺枫从七栋的一楼走了出来。

“贺先生你来了……”贺枫当即走了过去,将这里发生的事,简单跟贺枫说了一遍。

最后还在贺枫耳边简单补充了一句,“这个男的刚刚说他要去区委那边开会,应该是区政府那边的一个公务员,很可能官职还不小。”

“行,我知道了!”

贺枫点了点头,走到小明身边道:“小明,没吓着吧?”

“小枫哥哥,我还好。”

小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胆子虽然大,但唯独就是怕狗,“不过,我……我是不是闯祸了啊?”

她虽然年纪小,但也看得出来,自己似乎惹麻烦了,对方正逼着他道歉呢。

“嗯,你确实闯了点祸,所以你得去跟人家道歉。”

贺枫点了点头,摸着小明的脑袋,“小明乖,道个歉去吧。”

“哦……”小明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选择了听从贺枫的话,朝着草坪上的泰迪狗走去。

白霜和白雪姐妹二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微微皱了皱眉,显然很不满。

他们还以为贺枫会有个好的解决方法呢,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让小明道歉。

“呵,年轻人,你是租在这里住的吧?

这星汇小区住的大多都是有钱人,我劝你还是搬到别的地方去住吧,这个小区不太适合你。”

中年妇女不屑的看着贺枫说道,想将贺枫赶走。

一个屌丝般的人物,居然和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这要是让外面的朋友或者同事看到了,那不是降低他们的段位嘛?

至于那个中年男子,看了贺枫一眼后,就移开了不光,根本不愿多看一眼。

这种人物,注定和自己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因为,他不配!贺枫并未搭理他们,他见小明朝着草坪走去,立马上前拉住了小明,指着中年妇女道:“小明,你往那边走干嘛,我是让你给他们道歉。”

“给他们道歉?

好吧!”

小明很听贺枫的话,一开始他以为贺枫是让他给泰迪狗道歉,所以他就准备去给泰迪狗道歉了。

现在贺枫拉住他,说让他给那两个大人道歉,他也没多想,直接对着两个人道:“对不起!”

“你给我们道歉有什么用?

我是让你去给我的狗道歉!我说你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连我的话都听不懂吗?”

中年妇女冷斥道。

“快点去道歉!”

中年男子同样是很不耐烦的呵斥了一声,声音中威严十足。

“我们脑子没问题,我看是你们脑子有问题。”

贺枫看白痴似的看着他们,“刚刚你们不是说,让我的弟弟小明给狗道歉吗?

现在,我的弟弟,不是已经给你们这两条狗道歉了么?”

“混蛋,你说什么?”

中年妇女顿时怒喝了起来。

“你必须要解释清楚,否则我保证你的下场会很惨。”

中年男子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同时,在他说话的时候,他从兜里摸出了手机,这是准备打电话叫人来了。

“哇瑟,贺先生也太霸道了,我还以为他是准备向对方妥协低头呢。

原来,我错怪他了。”

白雪有些错愕,而后看着贺枫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崇拜之色。

就连白霜,亦是笑了起来,“我现在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他能征服我们的老大了。

不过,对方很可能是区政府的要员,贺先生就不怕惹麻烦吗?”

这时,凌微羽和搀扶着袁姨走了过来。

他们察觉到场上的气氛有些紧张后,连忙走向贺枫。

凌微羽还好点,但袁姨则是很担心,“小枫,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小明闯祸了啊?”

“袁姨,小明没有闯祸,你别担心,事情我可以解决得好的。”

贺枫轻轻拍了下袁姨的肩膀道。

“袁姨,你相信小枫哥哥,肯定没事的。”

凌微羽也是说道。

“好吧!”

袁姨这才点点头。

贺枫看向中年夫妇道:“我不想让我长辈被打扰到,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在这个小区里住下去,现在就离开吧。”

“你,你居然敢威胁我?

俊英,你赶紧打电话给这边的刘经理吧,让他带人过来,这小子太嚣张了。”

中年妇女愤怒的到瞪着贺枫:“真实一群没教养的人,我一定会让物业联系上你们的房东,再让你们房东将你们赶出去。”

“好,我现在打电话。”

万俊英摸出手机,走边上去打电话了。

电话被接通后,万俊英马上说道:“刘经理,我现在在七栋二单元楼下,请你带几个保安过来。

有个人辱骂我,希望你能来帮我处理一下,免得我去派出所那边叫人,给你们造成麻烦。”

同一时间,在物业大楼的经理办公室里,刘宽正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接电话,听到万俊英的话后,他皱了皱眉,“七栋二单元是吗?

好的,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后,刘宽快步走出了办公室,对着外面的两个保安说道:“小唐、小辉,你们俩跟我去一趟七栋二单元,那边出了点事。”

“好嘞!”

小唐立即跟了上去。

小辉同样跟在边上,不过他却疑惑的说道:“七栋二单元?

那不是贺先生住的那一栋楼吗,事情该不会牵扯到贺先生吧?”

“贺先生?”

刘宽这才想起来,那位身份神秘的贺先生,确实就住在七栋二单元。

对于那所谓的贺先生,其实他们并不是很了解,但他们却很清楚,贺先生乃是他们顶头上司江寅的朋友,江寅还特意叮嘱过他们,今后在星苑小区里,一定要格外关注好贺先生的任何事情,如果贺先生吩咐他们做什么事,务必要尽心尽力,将事情做到完美。

如果现在与万俊英发生矛盾的,就是这位贺先生,那恐怕会有些麻烦。

刘宽想了想,说道:“先过去再说,如果是贺先生的话,你们态度记得放好一点,万万不可得罪贺先生。

另外,我把江董办公室的电话给你们一下,如果事情颇为棘手的话,你们务必赶紧找机会联系上江董,向江董汇报这边的情况。”

说着,刘宽报出了一窜号码让两个保安记下,而后才快步赶往七栋二单元。

……?